当文字资源委员会开会时把撰写加影堂百年历史的工作委托给我的时候,我的心情是复杂的。最大的原因是,我不是本地人,如何教我编写一部我根本就不熟悉的史实,真有点强人所难。然而我不想消灭圣灵的感动,于是就怀着忐忑的心情接下了这个任务。

其实要选写加影锡米山华人基督教卫理公会的历史实非易事,因为可供参考的资料太少了。然而深信靠着上帝的力量,一切必都能行。本文参考了“马来西亚华人年议会卫理公会五十五周年纪念特刊”,已故万福明弟兄整理的加影基督教卫理公会史略,加影锡米山学校纪念刊,历年的牧区议会报告书及李成金先生(乌鲁冷岳社区文物资料中心执行主任)惠借诸多宝贵的历史文件与资料以及历年来的牧区议会报告书。没有这些忠实的记载,历史便不能还其原貌,后人便无缘借镜深省,更无法以故鉴今。再次谢谢他们。


百年回首话设教,几许沧桑忆前尘
1905-1920​​

近溯百年史实,当时的加影锡米山注(1)人烟稀少,到处荒野丛林,人们多以开笆采矿为生。惠蒙新加坡基督教卫理公会案卷保管人,多来三美荣誉会督证实,又根据1906年的年会录第二十六页的记载显示:加影华人基督教卫理公会是在1905年已经设置教堂于锡米山。当初的礼拜堂是以“亚答”盖成。此礼拜堂也一举两用地开办学校,校名为“乐育学校”
注(2),学生约有30位。当时的教区主任是W.E.Horley,而堂会代理则为江耀祥传道,接着是罗运兴先生,而之后是钟念公先生。当年的聚会人数约整百人,以客家人居多。而且多从中国移居此地,生活胼手胝脚,极其贫困。

注(1)锡米山之名乃因其当年生产锡矿而得名。二十世纪已有华人散居于目前的新村地带,多数为矿工或胶工。据当年资料显示,二十世纪有众多矿家申请在锡米山采锡,其中张昆灵先生以吉梅为商号的公司申请到九依格前矿地重淘洗锡米,所获甚丰。锡米山的采矿活动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才告停止,留下许多废矿湖,成为历史的痕迹。

注(2)乐育学校创办后三年,锡米山居民因对办校方针产生意见分歧,造成纷争,另在笆南(Palam),即现锡米山马华大厦旁边直入第一条巷口,或曾平住宅现址及其左边范围,创办中华学校。两校于二战时停办,战后复办,1951年新村成立后,乐育与中华两校合并,取名培华学校,唯在英殖民政府的建议下,改名锡米山学校,校名沿用至今。


巴顿夫人献“活碑”,教会建殿颂神恩
1921-1930

1922年,来自美国的巴顿夫人,秉着“不求自己的益处,反为别人的益处着想”的博爱精神,不把金钱用来修饰其先夫的坟墓,反而从美国遥寄了马币六千元作为加影堂建立一座新的砖瓦式礼拜堂之用途,而当时由一位热心会友万秀弟兄承接建筑工程。建堂工程于1923年大功告成,一所巍峨壮丽的礼拜堂竖立于锡米山山顶,也即是现址。当时,教会与学校,一屋两用,并命名为“巴顿学校”。同年也敦请了George H. Bickley会督主持献堂礼。献堂日期为1923年11月12日(星期一)。教区主任W.E.Horley牧师更把加影堂形容为“一栋活碑”,巴顿夫人不求死人受惠,反让活人受益。加影堂因此成了荷理牧师口中的活碑。

当时聚会人数曾达一百九十名之众,主日学学生一百一十人,学生人数约五十人;此外还有三十位慕道友等待受洗。可能是受到了巴顿夫人博爱的行径所感动,本堂会友本身于1923年间奉献了马币二百五十五元充作建设牧师楼之用注(3)。此阶段乃加影堂发展史的开步时期。

注(3)目前这所牧师楼位于礼拜堂隔邻,基于一些技术上的错误,地段与牧师楼的主权已被邻居所占有。


经济萧条话零仃,苦雨凄风度荒年
1931-1940

三十年代初期开始,世界经济大衰退,以采矿与割胶为生的村民皆感受到经济萧条所飘来之寒意,学生人数不但逐年减少,聚会人数更因一些成年人之会众必须努力工作维生而大幅度下降。加影堂的经济状况确是捉襟见肘。诚如当时教区长荷理牧师所言:“加影堂的会众极其贫乏。虽然会友人数有62人(男性33;女性29),可是每个月的奉献金不超过马币十元”当时牧师的薪金为马币一百二十元,因此,每月皆拖欠牧师薪金。平时,驻堂牧师可兼任执教以维持生计,然而,遇此状况,牧师的生活更是苦不堪言。

然而,上帝的恩典与信实永远长存。在这困苦的三十年代中,上帝兴起了一位慈祥且蛮有干劲的温榕芬牧师来到加影堂。温牧师不但给予会友充足的属灵喂养,他更挨家逐户的去寻找那些失散的羊群。当时弟兄姐妹虽然在经济上是那么贫乏,然而在灵粮供应方面,他们确是“温饱”的一群。当年的吉隆坡教区主任M.Dodsworth牧师就为温牧师的工作下了注脚:“此位身兼教牧二职的传道人,以他那近乎无可指摘的基督徒品行,假以时日,必会结果累累。”

1936年,温牧师被调走,曾惠钦传道接任加影堂的牧养工作。他不但在治理教会事务满有把握,对办学更是有方。会友们互助互爱,灵命更是稳健的成长。1941年,曾惠连传道以本地传道的身份接任,维持教育与布道事工。M.Dodsworth教区长于1930年的报告书中所言“加影巴顿学校做了实际的工作,教会现有四十名已经洗礼的儿童。钱财是加影堂主要的难题。会友无法捐出巨款,因为他们几乎都是贫苦的劳工,然而在宗教信仰上,加影堂却是真正的胜利者。”


战火屠城狼烟起,炮响轰隆二战时
1941-1947

日本军铁蹄入侵马来亚半岛后,加影居民纷纷逃难到邻近的山野避难。1941年12月22日(华人冬至),蝗军甚至空袭加影火车站注(4),同年底,英军撤退,把加影锡米山路的大桥与火车路铁桥统统炸毁。锡米山通往加影只能用临时的渡轮代步,遇到雨水泛滥就没法渡过,火车桥也不能通车,在此种情况下,教会工作勉强由曾惠连传道维持,直至到1943年7月才去职。主要原因是供给不敷,虽兼执教,亦无法持续,会务因此而停顿。礼拜堂也被“白警队”占为办事所,堂内桌椅被抢一空,会友星散,教会备受打击。

经历三年零八个月的痛苦岁月后,曾惠连传道回到加影办学,兼理会务,再召集会友于每圣日借用加影市区之圣公会礼拜堂为聚会场所,而锡米山之礼拜堂则用为“乐育学校”校舍,当时的学生人数亦有一百五十位,经费尚可无虞,盖政府有津贴也。


紧急法令风波谲,白色恐怖密云布
1948-1959

紧急状态时期,教堂失修,会友人数稀少,聚会人数平均不上二十人(有时甚至三,五人而已),而且每两星期才聚会一次。此外,“乐育学校”也有时停课。此期间,在当局的“劝告”下,“乐育小学”也改名为“锡米山学校”。

于1950-1951年间,英殖民政府为了消灭共产党,全面实施布尔立克(Brigg’s
Plan),迁徒华民,集中在围上刺篱网的新村内。锡米山成为接收来自加蕉(Kachau)、书房背(Sungai
Kantan)、老港(Sg.
Jelok)、武来岸(Broga)、亚依淡(Ayer
Itam)等郊区华人的集中地。1951年,新村正式成立,当时人口为4191人。

另一方面,传道人却经常受到共产恐怖分子的恐吓,因为他们认为基督教是洋教,是洋人的汉奸。介于动乱不安的局面,传道人都不愿久留此地。然而上帝的恩典够我们用,在人心惶惶的时刻,他又再次兴起了一位满有拓荒与布道恩赐的饶培华牧师。饶牧师与师母本是中国内地会的传教士,虽为英人,却精通华语,更能操一口流利的客家话。

我国独立前数载,饶牧师与几位爱主,爱教会的领袖,如已故李文俊弟兄,已故曾惠连传道及已故廖盘球弟兄的通力合作下,互相配搭事奉,加影堂的会务总算稳健的维持下去。

1955年,本堂由温格芬牧师兼理,贺姑娘与碧姑娘也一齐协助本堂的会务直到1956年止。之后的会务则由一位来自香港基督教协进会的吴关五传道来代理。加影堂的青年团契,也就是在1957年间,在吴传道的鼓吹下正式成立。青年团契首任会长为廖思春姐妹。当时团契约有二十人,相当活跃。然而,吴传道却在1959年离职,同年九月,由罗嘉谋牧师接任。

注(4)此空袭事件刚巧发生于停在加影火车站的一列火车,刚好许多民众在“米仓”抢夺“石灰米”之际,引起日军的注意,结果就轰炸“米仓”与火车。此事造成死伤无数,炸弹的威力甚至炸得邻近的天主教堂高耸的尖塔也摇摇欲坠(在和平后才重建平顶教堂),华侨学校也被震裂墙壁,“大生园”的一间洋房被炸毁。


屋漏偏逢连夜雨,祸不单行悲戚史
1960-1969

1960年初,加影堂由原本的北中教区被划分为中部教区里的一分子。而于1961年,再次被划分成吉隆坡教区内的其中一间教会,直到1966年为止。这期间,尤其于1961年间,当罗嘉谋代理牧师蒙主宠召之后三年有余,年会未曾委派任何教牧人员来此牧会。直到1965年,年会方才安排了一位已退休的程子琦牧师到此教会。

程子琦牧师一到加影堂,便开始推动少年团活动,而且还把少年人带领得相当的活跃。然而,正当大家仍然为着终于有牧师驻堂而感到欣慰之余,又有谁会料到,这竟然会演变成加影堂的悲戚史呢?

1966年间,当“少年人事件”
注(5)发生后,整个锡米山,不论教会或社会都感到哗然的无比错愕。虽然程牧师调离后,年会派司郑秀梅传道前来牧会,但此不幸事件发生后,教会会务深受影响,各肢体已停止聚会,教会也只能维持主日崇拜而已。

事隔不久,爱主、爱教会,视教会如大家庭,乐意出钱出力、竭力改革教会事工的历任会友领袖曾惠连传道不幸遇刺身亡,诚为本堂莫大之损失。随着曾传道离世后,郑秀梅传道也无限期请假离去。此时,承蒙内地会的饶培华牧师与师母之自动相助,驻堂两个月以维持会务。过后,也蒙教区之数位牧师,每主日前来讲道,暂时维持。

1967年,年会派司程福关牧师夫妇前来加影堂事奉,但只属兼任性质。程牧师当时乃驻堂于文丁卫理公会。

注(5)“少年人事件”发生于1966年。程子琦牧师娈童事件令教会在此地方抬不起头来,蒙羞之余也成为锡米山老一辈人接受基督教信仰的绊脚石,更成为今日加影堂“断层”现象的主要原因。


重新得力鹰展翅,再露曙光修圣堂
1970-1979

上帝对加影堂的庇护与眷顾是无微不至的,他令万事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程福关牧师与师母及时的把加影堂重新纳入了事奉的轨道。1970年,在程牧师与师母默默地耕耘了三个年头后,主日学的工作有了显著的进展,各肢体活动也重新展开。此外,程牧师也不间断地给予会友属灵的教导与牧养。

1970年,执事会通过重新修建失修已久的圣殿,预算约需马币八千元的经费。但至1971年杪,说筹的款项只有马币二千元,可是在耶和华眼中没有难成的事。圣殿修建工程于1972那年中竣工,费用还超出预算之马币四千五百元,并于1972年10月26日,在方中南会长的主礼下,举行了盛大的献堂感恩礼拜。是届教区议会也于当日破天荒的首次在加影堂举行。

1973年,程福关牧师在加影堂也附设了幼儿园。开始时学生共有19位,并于1974年增至57位。当时,李来英姐妹受聘为校长至2004年方才卸下这个担子。1974年,年会委派施谦益传道兼任会务。1975年,庄兴梅传道受委为代理传道。当时,出席主日崇拜的人数约有25至35位之间。然而,当时儿童主日学的人数却有50位,幼儿园的人数也不断地增长,无形中也帮补了教会在经济上的不足。

1977年,在新任王秀慈传道的带领下,少年团契又恢复了聚会。1979年,幼儿园人数已达102位,出席崇拜的人数虽仍欠理想,可是会友人数却达至62位


同心协力崇主道,努力向前立根基
1980-1990

1981年10月18日,在刘金福牧师的监督下,加影堂妇女服务会正式成立。第一届会长为叶珍珠姐妹。同年11月23日,恭请方中南会督主持宗教教育所开幕典礼。1983年至1984年,堂会也开始邀请外来讲员主持布道会,如:方既志牧师的儿童布道会(1983年3月1-3日)、饶家发牧师主持培灵布道会(1983年8月29-30日)、新加坡感恩堂诗班之露天布道会(1984年6月8-9日)。1985年,在余自力教区长的安排下,堂会青年团契与妇女服务会联合于新加坡举行一个退修会。

1985年,堂会也将圣堂正面的铁网篱笆改为铁栅围墙,共花费了马币三千五百余元。1986年6月间,教会更花费了马币七千元建造了两个羽球场供锡米山青年人运动消遣,教会一时也曾为锡米山村民的好去处。

1986年7月,马吴平牧师由台湾学成归来,受委任于本堂事奉,堂会圣工更是积极的展开。1987年,教会耗资马币二千八百五十元维修圣台。同年,郑建发弟兄献身念神学,教会也假金马仑湖景园举办第一届退修会。1988年,加影堂增添了一架价值马币七千元的新钢琴。

1989年,蒙年会妇女服务会会长何约翰夫人奉献马币一万六千元,教会购买了一部价值三万元的Ford福音车以供载送大专生。此年代,每主日约有40至50位的国大及农大生参与教会崇拜。

1990年9月,加影堂再次进行全面性重修工作,其中包括建筑一间三房一厅的牧师楼。此耗资四万元的工程于年尾竣工。感谢天父的预备,当年聚会人数也不断地加赠,若加上两间大专院校的大学生,每周聚会人数也高达约150人之众。


主恩满溢结果子,恩宠降临荣主名
1991-1999

1991年由于马牧师远赴加拿大深造,年会将当年西马唯一女牧师——陈观凤牧师派至加影堂。在陈牧师的带领下,于同年年底开辟了加影基督教墓园。另外,青年团契开始主办了第一届福音队。

1992年,成立了大专团契,首任会长为严生果弟兄。在陈牧师的领导下,加影堂开始了“三福”个人布道训练事工。1993年,本堂又一位青年万富奇弟兄献身念神学。同年,陈牧师也推展分区细胞小组,迄今共有十组,并在黄迪华牧师(当年为传道)带领下成立“门徒训练”课程。同年五月,会友领袖万国维弟兄奉献圣殿全座冷气,耗资约马币二万余元。

1995年初借用“卫理青专中心”开设沙登儿童主日学。由于人数不断地增加,平均聚会人数已超过二百人。因此,执事会一致通过扩建圣殿与教育所之计划。当年预算经费为马币一百二十万元。然而上帝有他自己的时间表。当时,由于SILK Highway的工程进展尚未成定局,所以要获得市议会的批准图测,是非常的困难,因此执事会决定暂时搁置此建堂计划,直到大道完工为止。

1996年7月8日,加影堂也成立了宣教委员会,首任主席为严生果弟兄,第一及第二届之宣教款皆为马币五千元。从这一年开始至2003年,本堂皆支持沙登卫理布道所每年马币三千元的经费。1998年7月17至19日,更推行福音传遍锡米山之工作,其中芙蓉堂叶牧师娘、沈传道及五位姐妹与本堂弟兄姐妹共同配搭,向居民预约谈道与分派单张,结果两天内共向116人谈道,共有44位决志信主。

1997年,加影堂也正式成立了成年团契,首任会长为周道惠弟兄。成年团契刚成立就主催了第一届全教会唱圣诗比赛。同年,本堂也扩建聚会场所及厕所与搭停车凉棚,共耗资马币三万元。另外,也购买了一辆Toyota Hiace福音车,约马币六十千元。1998年,教会为了提供完善资讯予诸位会众及鼓励弟兄姐妹阅读属灵书籍,文字资源委员会应时设立。属下文字组也开始出版“加影会讯”至今,并由丘炎蒨姐妹担任主编至今。1999年7月开始,每逢主日在幼儿园课室设立儿童班,以让家长们可以安心崇拜。同年,开始推行每月第五个主日为福音主日。当年也初次栽培了第一批“初信成长八课”(共16星期)的学员。同年,更于Renaissance Palm Garden主办了第一届的同工研讨会,陈牧师也设立了教会五年计划书(2000-2004)。


千禧年的降临
2000-至今

2000千禧年的降临,加影堂会务迈向更成熟的架构。教会五大圣工,即敬拜赞美、社会关怀、宣教布道、门徒训练及圣徒团契,各有各的委员会来主催各项活动。同年,本堂也添购另一辆Toyota Hiace福音车,约马币八十五千元,同时扩建副堂内部设备与建篱笆、门廊、洋灰地面及油漆工程,共耗资了马币一百四十六千元。同年,本堂会友万秀珍姐妹从以赛亚学校毕业后,担任教会首位干事。

在陈牧师的带领下,教会会务蒸蒸日上,聚会人数突破200人,并于2000年6月4日首次推行英文早堂崇拜,开始时英文崇拜人数约35人。同年,教会耗资了马币一百七十一千元购置了一座家园别墅公寓作为牧师楼。风格建设有限公司奉献了内部装修傢俱约马币四十千元。同年宣教款亦增加至马币四十千元。

2001年4月7日,大专团契在锡米山村委会会所开办国文辅导班,初时学生人数约16位,教员8位。2002年,教会组织继续深化,年会委派董海柏传道协助圣工。教会也添购了一辆二手Toyota Hiace福音车,约马币六十千元。同年,加影堂还出版“教会是我家”通讯手册,以方便会友互相联络。当年也曾与义工叶丽娟姐妹协办美门嘉年华会,为美门万茂中心筹得马币六十七千多元。

2003年,加影堂更看到了士毛月一带居民的需要,毅然斥资马币三百三十一千元,购置士毛月卫理布道所,并于同年8月24日由高传隆会长主持启用奉献礼。同年,举办第一届关怀布道培训。2003年,加影堂在上帝的祝福下,会友增长至314人。2004年,宣教款增加至马币七十千元。

2005年,教会自聘郭鸿基弟兄协助英文事工,也购买了敲击鼓并成立儿童诗班。在众执事与牧师的同心配搭下,恰好欣逢SILK Highway完工,一切已成定局,更适逢加影堂设教一百周年,建堂的计划便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上帝的时间表毕竟是最美的,一切都有他在掌权开路,截稿时,二百五十万的新圣殿建筑工程已被市政局批准,但需符合一些技术条件的核准。建筑工程待发包后即将动工,期望在2007年一座宏伟挺拔,舒适宽阔的圣殿将耸立在锡米山山顶,成为加影的一座地标,永远见证上帝在加影堂的作为,愿一切的荣耀都归给在天上的父。

2007年,在牧者与信徒的紧密配搭下,神应允了加影堂的祷告,大家兴起为主,同心建造,一所全新的方舟教会终于傲立在锡米山山巅!见证了主的荣耀及祂奇妙的作为!

2010年,正当英文事工成立10周年之际,上帝把拓展布城赛城事工的异象放在传道人及委员的心中。经过策划,当年12月,教会在布城租用一间住家,开始了传福音的事工,并于2011年4月3日开始了第一堂的崇拜。2015年,教会在Neo Cyber 购买了目前的崇拜会所。至今已进入了第10个年头。愿主使用布城赛城布道所,继续成为社区的祝福。

2017年,陈观凤牧师牧养了加影堂27 年后,终于荣休。在陈牧师牧养期间,蒙主洪恩,加影堂曾支助过沙登卫理布道站,扩充设教于士毛月,并在布城赛城布道站植堂,甚至将福音传入泰北的嘎咗村!

2018年至今,在锺恩雄牧师的带领下,教会把重点放在建立敬虔家庭为基础的牧养工作与推动社区关怀事工。其中包括重建家庭祭坛,推介儿童崇拜事工,并各项惠及社区的服事。以“让爱走动”的口号,让教会启动了全民运动。全体会友彼此连系,学习装备,关怀探访并连接社区,让信徒在社区里传扬神的爱。

2020年,全球面临新型冠状肺炎及经济萧条的冲击,教会更一度停止了实体聚会。但是,教会仍然可以严守抗疫措施及面临事工转型的新常态。诚如神应许说:“你必不怕黑夜的惊骇,或是白日飞的箭”。我们坚信,信实的神必会眷顾我们,如同眷顾先贤一样。

撰写这篇文稿的经验是我有史以来最“刻骨铭心”的一段记忆,也许是百年史略,印象倍加深刻,尤其是必须把堆集在桌前的一个小书山,统统消化后才能开始动笔。然而,当我在2005年五月底前交上初稿的时候,那种心情的畅快与解脱,真的是非笔墨可以形容。可是不料,整整16页,超过6千字的原稿居然让打稿员给弄丢了。而我当时完稿时因工作之故,匆忙出门而根本没有影印副本…….。当主编通知我这个坏消息时,我如晴天霹雳,然而在我心中马上有上帝的灵充满,我知道那是恶者撒旦的诡计,因此我知道发怒与抱怨并不能解决问题,于是便冷静的说:“如果真的弄丢了,我将重写。”

重写的滋味是痛苦的,特别是你必须重新消化之前以为再也不需要用到的资料。多次欲动笔,却厌烦得抛笔颓然而弃。然而上帝是信实的,他也是慈爱的,在出席文字资源委员会于7月29日晚间的会议时,其他组员都关心慰问我稿写得怎样了。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一口答应主编8月2日来找我收稿。牧师也在36个小时之后在讲台上说:“感谢神,这篇文稿终于可以再次出炉了。”我坐在台下,手心在冒汗,因为那时我可是只字未写的,然而再次的感谢天父,他让我在午睡时朦胧间似乎听到了一首圣诗:“每一次我祷告,我摇动你的手,祷告做的事,我的手不能做。”此刻,我知道有许多人会以祷告来支持着我的手。于是,我就写啊写啊,一共写了约18个小时,终于一口气地把加影堂百年史略写成了,且将这一切的荣耀都归给上帝。

百年历史确如“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整整百年,青山悒悒、芳草茵茵,多少爱神爱人的先贤祖辈,献身神职的教牧人员,永远活在我们的记忆中。再次地祝愿加影堂此活碑能有活水源源涌出,永不止息地造就他人,也见证上帝的荣耀。诚心所愿。

 

  • 内容取自加影堂100周年特刊历史篇 与 加影堂115周年历史影片

加影堂KjCMC | 回首115 Recollections